从仅剩7只增至千余只,朱鹮的“重生”之路

  来源: 中国科普博览

  古人的诗词歌赋中不乏各种鸟的身影,而有这样一种鸟,频频成为诗人们歌咏的对象。汉代著名辞赋家扬雄的曾写:“朱鸟翾翾,归其肆矣”。唐代诗人张籍还专门写过一首《朱鹭诗》,“翩翩兮朱鹭,来泛春塘栖绿树”,引发人的无限遐想。这里的朱鸟、朱鹭都是一种鸟,它的学名叫作朱鹮。

朱鹮(图源:维基百科)

  物以稀为贵,朱鹮以其稀少的数量和美丽的形态闻名于世,是亚洲地区特有的珍贵涉禽。曾几何时,朱鹮家族也兴盛一时,但因为环境变化、资源缺乏以及人类的狩猎,朱鹮也曾一度面临灭绝的危险。有着“鸟类大熊猫”之称的朱鹮到底经历了什么,又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呢?

  羽毛如翦色如染

  朱鹮古称朱鹭,是一种中等体型的涉禽,浑身白色,背和两翅及尾缀有粉红色,后枕有一条柳叶形羽冠,额到面颊部是鲜红色。平日里朱鹮栖息于溪流、沼泽、稻田以鱼、蟹、蛙、螺等水生动物以及昆虫为食。它们是一夫一妻制,繁殖期朱鹮筑巢于高达的乔木上,巢用树枝搭建。

溪流中的朱鹮 图片来源:wikispecies

  据文献记载,朱鹮历史上属广布种,广泛分布于亚洲东部,北起西伯利亚的布拉戈维申斯克,南到中国的台湾,东至日本的岩手县,西抵中国的甘肃省。大陆境内,朱鹮广泛分布于东北、华北、华东、华南和中西部地区,共有l5个省市曾有过朱鹮分布的记录。

  早在古埃及时代,朱鹮就出现在金字塔的壁画中。在埃及神话中,朱鹮是正义的化身。历史上日本对朱鹮情有独钟,一度将其当成国鸟,备受皇室的尊崇。朱鹮拉丁学名为朱“Nipponia Nippon”译为“日本的日本”足见日本对此鸟的喜爱和重视。

  朱鹮历经几千万年而进化出来的物种,经历过沧海桑田,见证了地老天荒……大自然的种种磨难,挡不住物种求生的渴望!然而,伟大的生命面对工业文明的进程,却渐渐的失去了昔日生命的顽强!

  日渐消失的美丽身影

  随着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迅速改变,朱鹮的数量自19世纪后逐渐减少,20世纪中期以来,由于环境破坏,加之食物资源缺乏、捕猎、缺乏营巢树木以及湿地面积缩小等原因,朱鹮的数量急剧下降。1963年以后,俄罗斯一直没有朱鹮的记录;朝鲜半岛的最后一次记录是1979 年在“三八线”非军事区见到1 只。当时仅知日本有六只朱鹮存在。

图片来源:animaldiversity.org

  中国是朱鹮的主要历史分布区,原有迁徙、留居两个类型。然而因朱鹮不能适应生态条件的迅速变化,分布范围迅速缩小。即使最晚的朱鹮标本采集点——1964年6月甘肃康县岸门口,也变成为人口密集的城镇。据称1972-1975年在我国还采到过朱鹮的标本,但并无确实的根据。朱鹮濒临灭绝,距离地狱之门只有一步之遥!

  对于朱鹮的保护势在必行,除了出于物种多样性的考量,还因为朱鹮独特的文化和生态价值以及其对生态环境的指示作用。此外,朱鹮还是旗舰物种,保护住了朱鹮就意味着保护住了朱鹮栖息区的其他野生动物。

  保护朱鹮

  为了弥补我们人类的过错,保护朱鹮,文革浩劫之后,全国立即开启寻找朱鹮的计划!

  1978—1981 年,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对我国辽宁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河北、河南、陕西、甘肃等九省有关地区进行了三年的调查。老一辈的科学家们,风餐露宿、历经千险,终于在1981年6月23日和30日,在秦岭洋县境内金家河及姚家沟的海拔1200-1400米处,发现了两对朱鹮成体,3只幼体。如此稀少的种群数量,它们能否继续存活,如何进行保护,成为摆在中国鸟类学家面前的一道难题!

  为了保护这世界上仅存的野生朱鹮,中国各级政府和研究管理部门先后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拯救措施。首先进行了就地保护,即在朱鹮的自然栖息地内开展保护工作,拯救和恢复其野生种群。在朱鹮的保护进程中,保护野生种群及其栖息地尤为重要。自1981年重新发现朱鹮野生种群后,我国加大就地保护措施,并取得显著成效。2005经国务院批准成立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  就地保护的同时,异地保护(将濒危物种的部分个体转移到人工条件比较优越的地方,通过人工饲养繁殖的方式保存并建立一定规模的、健康的人工种群)也开始展开。1981 年5月,一只朱鹮雏鸟送到北京动物园进行人工饲养, 1989年,世界上首次人工繁殖朱鹮在北京动物园获得成功。截止到 2005年 6月底,中国人工饲养的朱鹮数量已达到 424只。不仅如此,我们的经验和技术还被引入到日本。1998年和 2000年,我国先后将 3只朱鹮赠送给日本。与此同时,中国专门派出技术人员,传授朱鹮的人工繁殖技术,在日本佐渡朱鹮中心建立起新的朱鹮人工种群。濒危的朱鹮在中日两国建立起稳定的人工种群,已成为世界濒危物种保护和国际合作的一个成功典范。

图片来源:cokesmithphototravel.com

  好消息还在继续,随着朱鹮人工种群的日益充足,让人工种群回归自然的时机已经成熟。2004年10月,陕西洋县华阳镇开展了饲养个体的野化放飞实验。共有12只人工饲养的朱鹮被释放到野外,对其中5只进行了无线电遥测跟踪。至 2005年 6月,除3只失踪外,其余9只都已适应野外环境,并与野生朱鹮种群合群生活。

  经过多年的努力,朱鹮这一极危物种已经得以保存和壮大。根据调查结果,朱鹮野生种群数量已经由 1981年的 7只发展到现在的千余只,在陕西洋县华阳镇,它的分布范围也在向周边多个县市扩展。在当地,朱鹮的数量也已经扩大到已经从以前的难觅身影,到现在的 “见不到都困难”,这样的结果令人十分欣慰。 

  人类文明发展的今天,需要我们善待每一个物种。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,生态文明的尺度是由人类和动物之间的距离来衡量的!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ltsreport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